http://sjshc.cn

「荐读」黄震:金融科技赋能实体经济的内涵与实现

「荐读」黄震:金融科技赋能实体经济的内涵与实现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人大重阳”

本文大概3300字,读完共需4分钟

受访者黄震系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刊于8月10日《金融时报》。

“赋能”这一词从2016年开始进入大众视野,近几年逐渐升温,现在已经成为一个高频词了。“赋能”的本质含义是什么?金融科技“赋能”实体经济是如何实现的?金融科技服务实体经济需要哪些基本条件?

《金融时报》记者:您对工业革命与金融创新的关系有着独到研究,并且较早提出金融科技赋能的概念。根据您的观察,金融科技“赋能”实体经济的内涵应当是什么?如何从本质上把握赋能的概念?

黄震:这要从每次工业革命与金融创新的关系说起。每一次工业革命都会有相应的金融创新,“工业革命不得不等待金融革命”,每一次工业革命和金融革命是怎么连接起来的?第一次工业革命主要是靠商业银行和大规模的企业连接起来;第二次工业革命有了股份制的发明,能够快速推动大型企业以低成本来发展;第三次工业革命中通过风险投资方式实现资本与创新技术迅速的对接;第四次工业革命将会出现的金融革命是什么?可能是互联网金融或金融科技,也可能是科技金融等。

在这四次工业革命过程中,每一次技术都在赋能产业,也在赋能金融,使产业革命和金融革命能够得以实现。“赋能”一词就是在工业革命中出现的概念,这个“能”是什么?包含能量、能力、功能等等多种涵义。根据考证,中国最先使用“赋能”这个词的大概是在1973年左右,赋能就是电器中间的电能如何进行对接传输转移的一个过程。赋能一词第二次热起来是在电子商务即将兴起的时候,大概是2000年左右,方正公司提出要用IT技术为电子商务赋能,总裁李汉生声称要做一个赋能者。当前是第三次“赋能”热起来的时间当口,是由数字技术驱动的广泛应用,“数字能源”或“数据能源”推动新金融与新产业发展。这次赋能也是技术革命与产业、金融对接的作用表现。

《金融时报》记者:和以往相比,这次科技革命有什么不同的地方?科技革命中的“赋能”呈现出哪些特征?

黄震:这次科技革命中赋能和以往不同的地方,在于我们把这次科技革命分为上半场和下半场。以前各个科技革命没有仔细区分上半场和下半场,但是今天我们的互联网IT技术,从“+互联网”到“互联网+”;从“+人工智能”到“人工智能+”,在“+”的过程当中,我们可以称之为“化”,比如电子化、信息化、网络化、数字化等等,这是一个技术渗透的过程——高技术逐渐渗透变成底层技术。当底层技术渗透到变成一种泛在技术的时候,就使各种技术有一个匹配对接的可能。

“连接”在这个时候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形成了普遍泛在连接,从而使各种主体和设备能够进行能量与数据的传输,才能够赋能。因此,泛在技术同时在生态中各主体上实现是实现技术为金融赋能、金融为产业赋能的一个前提。“连接”曾经承担了重要的作用,腾讯公司也提出了“连接”的战略。各个不同领域的连接,才使金融机构集聚的数据能量可以释放到各个领域,这是“+互联网”的过程。

当技术渗透到人类社会最底层和每一个单元就会产生溢出效应,技术的溢出效应在目前的研究中还不够深入。但事实上,中国金融的发展就是享受了技术溢出红利。与过去二十多年享受的技术渗透红利不同,技术溢出红利最主要的特点就是颠覆式创新,产生真正颠覆式的结果。技术的溢出会重构各个单位的连接,形成新的组织形态,并且产生更大的效能、更低的成本和更普遍的联动。所以“底层技术”这个词的出现,意味着人类社会进入互联网的下半场——技术不再是高高在上,而是在我们的脚底下,在我们的手中。在由底层技术构建的基础设施上,各方主体可以随时随地进行创新、联动和协作,这是当前技术创新重要的底层逻辑框架。信息数据的能量在底层基础设施下面涌动、流通,需要金融变压器传导到各个企业和千家万户,这就是金融赋能的价值。

金融为什么可以把数字时代或者数字社会积累的数据能源传输和做功?首先是金融科技已经再造了整个新生态和新空间。这个新生态最关键的点,是我们每个人成为了互联网上的一个赋能者。以前说互联网是一个虚拟世界,因为互联网和我们每个人不是非常严格一一的对应关系。今天我们每个人成为互联网上的一个节点,每个人都可以在互联网上找到数据镜像、数字画像,而且每个人的连接又形成新的组织。人类社会正在一个重构之中、连接之中和动态演化之中。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